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
新闻中心
技师风采
服务项目
人才招聘
在线留言
联系方式

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:天津按摩 > 新闻中心 >

若能望到山上山下每一棵小草的姿态岂止是幸福!

发布时间:2020-10-25

    我说过最喜欢秋天,喜欢满地黄沙吹散落叶于无形,喜欢铺天盖地黄叶既当天来又作地。
    也常常幻想白雪飘飘的天幕下,点点细节,或斜斜随风摇曳,或凝固成冰永远在记忆中存。雪后初晴,便有看不见的温暖随阳光散开,贴近站在温暖背后的人们。
    而这一刻,我仿佛走在一条小路上,左边是秋天,右边是冬天。一条多么奇怪的小路啊!空空无一物,除了我;宁静无声,除了我的呼吸;我不偏不倚向前走,望天上的白云在移动,却没有一丝风的感觉……秋冬虽在左右,却与小路、与我甚远。仿佛两道屏障,却又无屏障的强迫与刻意,只是两道象征性的线条而已,线条的温度又是完全随心令人毫不觉察的。
    生命,说不清,也许就如这一刻,并不由明明白白的风景填充,也不是一句喜欢或不喜欢所能概括与包容。很多时候,它不需要选择,只需向前走,无需顾忌周围的风景四时的变幻。变又如何,过往的人能转身回到初见吗?能定格心中期待的永恒吗?
    这个冬天,一直无雪,记忆中却存了许多雪,雪中有我的景,书中有雪的故事,我幻想在我说出无雪这一刻,天空飘下第一朵雪花。可能吗?望窗外,忽然觉得天空开始暗下来……
    此时,很想去冷到极致的景中,去深山,立在步步是雪的山上,让寒冷的风清洗自己的思想。忽然又觉得很可笑,此刻已经走在空白无一物的小路上,还有什么可清洗的?没有。若还想走到深山去,就是登高远望吧,若能望到山上山下每一棵小草的姿态岂止是幸福!总是回忆往事有些傻,总是幻想未来更是可笑,一切的幸福与伤感都是来自此时此刻,有谁不知,可又有多少人会重视这一分一秒?
    重视这一刻,又何必去想最爱的是哪一季。生命的长河,起点时自己无知,终点时知又何用?总是忘不了余秋雨那篇《阳关雪》带给我的感觉,遍地沙漠,白雪铺地,“眼睁疼了也看不见一个目标”,此时“有这样的地,天才叫天。有这样的天,地才叫地。”然而,当天晴,风停,阳光变得很好时,却满眼是密密排列的远年的坟堆。这里是历史的“荒原”,一切的笑声、渴望都已远去,只剩下些文人经过自己心灵筛选的词句,若真有灵魂,飘荡在荒原之上该是多少缕不归的魂魄。狂沙暴雪如何,血雨腥风又如何,一代又一代也只有那白雪下面的沙漠最真实。揭去这层洁白的面沙,该是红色的还是灰色的不容你多想,真实的只有沙土的颜色。
    总是在文字中写过、读过,一遍遍相遇一个“最”字,最爱的、最恨的,最可忍、最无法苟同的……岁月向前,这个“最”字的含义也像那些诗词下的景观一样渐渐地添加了过多的幻想,无真实可言,“最”又怎为最?我最爱秋天,也喜欢冬天,难道我又弃春夏于不顾了吗?那些花前的留恋又该如何解释?
    我是怎样在行路,也许,我始终走在季节的夹缝中,走在我自己幻想中的小路上。它有时是空白的,有时我又栽下几棵树、几枝花,或某一些人擦肩而过,打个招呼说声再见,归于平静。
    你看,窗外的天又亮起来,雪不来,风也走了,这个冬天就是这样的平静无声。
    我忽然明白,为什么会对野外的树林那样的喜欢,是因为那些树木立在原野中,画出了一条又一条安静的小路,每次路过,驻足,想走进去,永不回头,每一次总被树林外的阳光牵扯脚步,错过,一次又一次。想象着那里的安全与明白,又惧怕着寂静之下的阴冷。人就是这样矛盾。如此,在寒冷的冬天不飘起雪花,或许才是最温和的人情味。听不止一个人说,这个冬天,无雪挺好的,要不,路难行,怎么按时上班?是啊,我们在盼雪,我们也在害怕着大雪来临时无路可走的寒冷。至于那些离不开雨雪的其它,却不是我们在自私的心情下所能眷顾的。
    我们不善良吗?
    我知道自己的答案,相信也知道从我面前走过的你的答案。只是,不说吧。只需向前行,只需知道春夏秋冬就在左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