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搜索:

当前位置:天津上门按摩 > 新闻中心 >

我把自己囚在一个叫做爱情的玻璃房子里

        如奔放活在山林里,自由活在深渊里,我只活在你的感动里。
  莫名地伤感。
  一个平常的冬日,我被忧郁围困着,严严实实,凝滞而厚重。
  长长地叹息。我感到愁。
  是的,愁。翻不过身来。
  放下你的电话,眼睛是唯一的出口。恣肆。放纵。奔流。
  心里满满的,密不透风。
  窗外。奔忙的蚁类。物质的叫卖。逐渐消失的积雪。正在回归的阳气。还有,渐渐走近、没有预期的靠拢。
  看不见,摸不着,是怎样的一种惩罚!随时随地的察省,但是,没有结果。
  我的错究竟在哪儿?
  需要多少虔诚,才能让我分开风雨,在不知不觉中遭遇你?
  需要多少祈祷,才能让我不停绞动着的冰凉的双手抑住内心意绪的汹涌?
  像一根绣花针找到纯白的丝绸,像一朵玫瑰找到神秘的后花园,我终于找到了你,在这遥远的今生。
  葛蕨藤萝缠绵缱绻,潺潺溪水流逸,是不是没有注解的声声慢、如梦令?
  我要蜕变成鬼媚的狐仙,摇动软滑的腰肢,趁一缕蓝烟的掩护,于三更之后,潜入你的梦境……我要在鸡鸣之前,长出一对坚劲的翅膀,或者,柔化成一阵穿墙而过的微风。
  然而,苍茫的大水阻绝了路途,巍峨的群山阻绝了路途。我只能在黑夜中匍匐前行。
  想你,是唯一的灯塔;
  想你,是唯一的旅程。
  决绝。无助。没有来生。
  铭刻不再是单纯的铭刻;
  疼痛也不再是单纯的疼痛!
  我爱你,我只站在你身边无语 。在爱的季节里,我无花的枝头空落落地感伤。所以我把自己囚在一个叫做爱情的玻璃房子里,忧郁一如傍晚在窗前默默开放的紫云英。我的情感之外是奔忙不止的蚁类和传扬不息的叫卖。不知道相思能不能一次性收购。我如果不能在今生找到你,我一定要在午夜潜入你的梦境,为了爱你,我宁愿以膝为足,在人性的黑暗中匍匐潜行。
 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想要有效瘦腿得先清楚自己的肥胖类型